病毒进化论

当下,我们每个人出门都带着口罩,因为怕感染病毒。与此同时,在互联网上,我们的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媒体,第三方平台,广告主不断反馈、监测彼此的数据,同样是怕染上”病毒”。

两种病毒,各有不同,但又殊途同归。

生物学的病毒

病毒是没有细胞结构的特殊生物,它们的结构非常简单,由蛋白质外壳和内部的遗传物质组成。病毒不能独立生存,必须生活在其他生物的细胞内。

病毒能借助宿主细胞进行遗传物质的复制和扩散,这一点和生命非常相似。它可以利用细胞中的物质和能量完成生命活动,按照其核酸所包含的遗传信息产生和它一样的新病毒。

鼠疫、天花、埃博拉、非典,再到今天我们深受其害的新冠病毒,人类与病毒的战争旷日持久。

没有人知道下一个病毒会是什么,它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爆发。

广告的病毒

抛开计算机病毒这个大的分类,互联网广告行业也有病毒的存在。

把用户终端比作宿主,相当于病毒的恶意插件寄宿于用户终端上,离开终端,这些恶意插件并不能独立存在,它们如何凸显自己存在的价值呢?

新型冠状病毒凸显其存在的价值的方式是利用宿主细胞不断的自我复制,它们没有经过宿主的允许,宿主也毫不知情。

恶意插件用相似的机制彰显其存在的价值。

它们寄宿在用户终端利用其处理器资源不断的执行程序,在用户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模拟广告行为。

只要广告有价值,就会有人铤而走险。

病毒的进化

新型冠状病毒并不会告诉你它进入了你的身体,不过,它利用你体内细胞玩命复制的时候,你的身体开始有了一些反馈,发热、呼吸苦难,眩晕等等。

这时,你知道病毒入侵了,你要开始对付他们,用各种方法。

病毒也许一开始会被打倒,甚至直接被我们的免疫系统干掉,但他们不会轻易缴械。

这个狡猾的敌人逐步开始进化(非典到新冠也可看做是冠状病毒的自身进化),直到我们的各种防御手段乃至免疫系统都没有效果。

恶意插件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时候进入的用户终端,它在黑暗中疯狂曝光广告,洋洋得意的时候,我们在后台发现端倪。广告来源异常;曝光、点击频次异常;点击IP集中……

反击要开始了,码农们轻击键盘,按下了反击的核按钮。

一代代插件在炮灰中前仆后继。同样,为了使作弊行为不被发现,它们开始进化了。控制ip分布、随机时间、各种设备模拟……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归因时间差、SDK加密防护、大数据统计……我们又想了各种应对办法。

可以预料,病毒不会坐以待毙,在AI的加持下,它们会继续进化;当然,我们也会研究出新的武器予以回击,这样的斗争永无休止。

进化之道

Kevin Kelly 在《失控》里说:“人们将自然逻辑输入机器的同时,也把技术逻辑带到了生命之中。”

冠状病毒与人体,恶意插件与用户终端,生物系统与信息系统是如此的类似人造物表现得越来越象生命体,生命变得越来越工程化。

一个系统与外界的连接越多越复杂,能够进化的机率也就越大。但是,这个进化过程并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只有我们了解进化的规律,创造合适的条件,它才有机会进化成功。

在地球这个大的生态系统下,人与人的连接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紧密,在这个人口高度密集,飞机、高铁、汽车无限拉近我们距离的时代,人类已经很难阻止大型传染病的爆发。

我们所能做的是随时做好准备,认识病毒,了解其传染性与进化规律,直面即将到来的新病毒。

马化腾在2012年7月给合作伙伴写了一封信《灰度法则的七个维度》,里面提到:互联网越来越像大自然,追求的不是简单的增长,而是跃迁和进化。

未来是怎样的?互联网将如何进化?

Kevin Kelly 预言,未来也许会出现这样的世界:变异的建筑、活着的硅聚合物、脱机进化的软件程序、自适应的车辆、打扫卫生的蚊型机器人、能治病的人造生物病毒、半机械身体部件、不断变化的计算设备组成的巨型生态……

即便这样的世界到来,做广告这件事也不会消亡。

有商品,就有广告。

未来,也许你脑海里对某件商品的需求一闪而过,其广告就可能出现在你眼前任何一件可以当作终端的物体上。

若干年后的一个春节,吃完年夜饭,妈妈冷冷的对你说,明年该带一个女朋友(男朋友)回来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沙发上马上出现了7个VR技术生成的美女(帅哥)。

如果其中一个是你几天前在泰国度假时合影过的人妖,请不要惊慌,这事儿肯定是病毒干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