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协力——新义互联支援吉林抗疫复盘

4月18日晚,“吉林市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吉林市调整多地风险等级,18日20时起,吉林市区域内高风险地区清零。

看到吉林市高风险地区清零的消息,我们非常欣慰。一个月前,得知吉林疫情告急,我们给吉林市人民医院援助了一批医疗物资。在吉林抗疫清零的过程中,尽了一份微薄之力。

虽然过程曲折,结果也有一些小瑕疵,但是我们的援助正好补充上物资告急的方舱医院,还是很开心。

缘起

3月13日,我们从众多新闻媒体上了解到吉林的疫情形势非常严峻,新增居高不下,连吉林省委书记都说:我省疫情防控到了最紧要、最吃劲、最关键时期。

我们公司书记(花名)是吉林白山人,她的妹妹是吉林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吉林市第一例阳性出现就一直奋战在一线没有回家,通过她我们了解到吉林市疫情的第一手情况:刚建了方舱,医疗物资短缺,到了非常吃紧、非常困难的时候。

了解到情况之后,我们碰头开了个简单的小会,就决定援助吉林。

怎么个援助法?我们给吉林市慈善总会打电话,问是否可定向捐赠物资给人民医院。慈善总会的工作人员很快有了回复,说把物资运到吉林市高速路口,他们会安排车和志愿者去拉货送到医院。

找到捐赠通道后,我们马上进行了分工。行政T女士负责采购物资,老板Y和同事T先生负责物资的运输,书记负责对接捐赠方,分头展开工作。

物资

经过沟通,我们把援助物资锁定为吉林最为紧缺的防护服、口罩、鞋套等医疗防护装备上。

找了东北及华北的多家供应商都没有货,最后终于找到一家有现货的供货商,而且具备医疗设备资质,唯一遗憾的是货比较远,在新疆。

火线援助,时间就是生命,远一点没关系,走空运。

3月14日上午,我们紧急采购了4000套防护服、脚套、防护服、面屏;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各20000个,让供应商马上发货。

但因为疫情关系,物资不能直接运到吉林机场,只能先发到北京再转运。北京到吉林的快递也都停了,只有邮政说可以送。

下午3点,供货商说没赶上飞机,物资第二天中午才能到北京;下午5点,联系好的邮政说他们也无法将物资送到吉林。

运输

怎么把这批近两吨的物资运到吉林?

接下来,我们联系了几十家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但是都不能从北京运到吉林,怕隔离在疫区回不来。

直到晚上9点半,终于找到一家唐山的运输公司,说可以来北京拉活,送到吉林。

第二天早上7点,慈善总会给我们打电话,说办公室有人阳性,好多人被隔离,派不出人来接收货物,自然也没有车。

“能找个志愿者吗?”

“志愿者也装车卸货干了一宿,真的没人了。要不你们联系一下人民医院,让医院出人出车。”

上午9点,昨天联系好的运输公司通知,司机临时变卦不想去了(可以理解,毕竟是去疫区)。

重新开始找运输途径,网上查各种运输信息,先后给114,12345,疾控中心,交通委,省慈善总会打了无数个电话,都说没有办法。

后来,吉林市慈善总会把我们拉进了一个物资捐赠群,说了一下我们的情况,群里两位热心朋友答应帮我们找车。

中午供应商来消息说货分装到了两班航班,物资晚上6点到北京。

大约12点联系上吉林市人民医院,他们很激动,说物资非常短缺,不敢相信有定向物资捐赠给他们,一定出人出车去接应。

随后医院和我们确认了所有捐赠物资的资质,包括N95口罩是否套头(一线医生要连续佩戴6小时以上,挂耳式非常勒,一般不用),我们与供应商确认了好几遍,确实是套头的。然后还确认了防护服的型号,我们说每个尺码都买了,医院再次表示感谢。

下午3点,通过物资捐赠群的帮助,终于联系上一家运输公司可以去吉林,我们高兴坏了,马上和医院联系。

没想到一小时后,运输公司变卦了,说驾驶员行程码带星,去不了了。

物资要到了,医院也联系好了,眼瞅着两头都没问题,但就是运不过去,真让人感到绝望。

下午4点半,捐赠群里的一位大姐说帮我们找到货车,行程码没有问题,可以去吉林。

简直是雪中送炭。大姐还说运输费用他们志愿者小组出,算是为疫情做贡献。我们非常感动,但不能让志愿者出这个钱,帮我们找到车已经非常感动了。

发货

物资分两趟航班于15号深夜到达北京首都机场货运仓库,静置消杀之后才能出库。

3月16日早上6点,我们前往机场等物资,快9点才开始陆续出货,由于物资分两拨到达,我们前往两个货运仓库分批取货。

4000套防护服、脚套、防护服、面屏;20000个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分装了140个纸箱,点完货之后装车。

由于之前和供货商沟通,物资差不多17方,我们订了一辆4.2米的箱式货车,应该可以装下,没想到装车的时候,装到90箱车就满了。

不得已,我们临时又调了一辆车(后来我们发现物资有近30方),忙了半天,终于装完,两车物资从空港货舱发往吉林。

接收

3月17日凌晨两点,所有物资终于抵达吉林市高速口。看到医院工作人员发来的照片,我们倍感欣慰。

医院清点货物的时候,发现N95口罩是挂耳的,不是套头的。防护服的尺码偏小,180的只有医院采购的170那么大,我们订的均码,太小的就不能用了。

我们问供货商,供货商说发错了,退回来给换。还补充说,口罩都涨价了,不要的话当天就退回去,可以退钱。

这批物资是捐赠给疫区医院的,不可能退。而且这不是钱的问题,捐赠了人家用不上,太耽误事了。

还好我们买的这批物资都是有医疗资质的,除了口罩不对款,防护服偏小,其它物资都没什么问题,医院方面也给了很好的反馈。特别是脚套和面屏,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说比他们平时自己用的都要好,我们非常欣慰。

复盘

3月13号晚上看到消息,确定援助吉林;14号确定货源、付款;15号找运输途径;16号去首都机场转运,17号凌晨两点,140箱援助物资抵达吉林市。

近4天时间,86个小时,期间经历了许多波折,我们穷尽一切办法,尽了最大的努力。包括老板在内的7名同事成立了援助吉林小分队,每天开会讨论,分工合作,这几天时间,晚上12点,援助吉林小分队的微信群还讨论得热火朝天,为援助物资能早一点送到医护人员手中群策群力。

3月14日晚上是我们最无助的时候,物资买了,医院也联系好了,但物流停了,运不过去,满世界找运输,被放了5次鸽子,打了无数个电话,真的感觉非常无力。

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结果是好的,看待方舱医院医护人员穿上我们的防护服的照片,我们倍感欣慰。

经过对整个援助过程的复盘,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 对政策要有清晰的了解,包括北京和吉林两地的防疫政策。接受什么形式的捐赠、所在地的防疫要求是什么样的?不能盲目,因为疫情管控,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2. 找到定点捐助的单位,明确对方的需,最好有一个亟需物品的清单,别想当然以为别人需面包,但是他们实际缺的却是蔬菜。
  3. 捐助的物资是否具有资质,特别是医疗物资,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且,还有可能医院的资质和厂家的资质不一样,一定要搞清楚,与医院资质对齐。
  4. 根据医院的资质找货源,靠谱的供应商很关键,后期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整个捐赠过程,还要感谢很多热心的朋友,志愿者群里帮我们找车的热心大姐、不要装卸工钱免费给我们干的吉林大哥、运送物资的司机……,没有你们的帮助,这份爱心很难即时传递给吉林的医护人员。

眼下吉林的高风险地区清零,但上海的疫情更令人揪心,希望疫情早点过去,不管是吉林、还是上海,全国各地早点恢复往日的生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