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会带来改变——2020北京善行者

金秋北京,天高云淡, 2020北京善行者如约而至,从雄伟的居庸关长城脚下出发,穿越风景优美的卧虎山和大屿山,到达历史悠久的十三陵。

新义互联团队完成全程38.3公里,顺利到达终点,并筹集到4232元善款,定向捐助“爱心包裹”项目。

38.3公里,我们的每一步都为孩子们在这个冬天多一点温暖。

1

10月17日,我们一行四人从居庸关出发,开启善行者征程。出发伊始,长城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

居庸关长城段近200米大台阶的爬升,C手脚并用,在长城上爬几步就趴下来休息,大口大口的喘气,脸色煞白。

“我不行了,我觉得不舒服,有点恶心,心跳得特别厉害,你先走吧,我休息一下,不用管我”

说实话,看到当时的情况,陪着她下撤都是有心理准备的,而那个时候出发才不到10分钟。

没想到休息一会,C状态明显好转,慢慢的又能手脚并用爬两步,然后又不行了,再坐在台阶上休息,休息完又能爬两步,如此反复,终于爬完台阶。爬完台阶,状态开始恢复,慢慢追上前面的队友。C是慢热型,身体没问题,还有潜力可挖。

但她对自己的状态还是不自信,“你们先去打卡点吧,不用管我,我在后面慢慢走”。

我们是一个团队,要共同进退,你不到,我们也不能打卡。

“如果你能走却没有坚持,导致我们没能完成,你会被鄙视,然后对你的人生总结浓缩至四个字——啥也不是”,队友开始补刀。

后来,只要我们说出这四个字,就像按下一个按钮,C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往前冲。

2

越野跑鞋、压缩袜、空顶帽、背包、头巾,一身专业的装备,B走最前面,整个队伍的气场立马炸裂,一看就是最亮的那颗星。

作为队伍中唯一马拉松进430的选手,38公里的善行者自然是小菜一碟。在长城上,B还嫌量不够,自己给自己加量,多爬了一段再折回来。

一路上,B在最前面控制节奏,为队伍保驾护航,结果被跟在后面的同学戏称老年健步走。为了我们能在关门时间之前到达,B一直以均匀的配速往前走,属于稳定输出超长待机型。

C则恰恰相反,她习惯的节奏是休息一分钟,狂奔半小时。让人想起OPPO的广告——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

3

由于穿了一双平时不太穿的登山鞋,走完前两段的12公里,D的脚已经打泡了,走起来有气无力,落在后面。幸好后援团给力,换上玉总的运动鞋,D立马元气满满,冲在前面。

不过冲了几公里就慢下来,后半段,D一路都在抱怨,怎么这么远,什么时候才到下一个补给点啊?

山路转弯处,看到每一个蓝天救援成员,D都问,还有几公里?答案差不多是一致的——还有1公里。

看起来走不动了,但每鼓励一下,D的潜能就被激发出来。

“想想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很可能因为你没有坚持到终点而挨饿受冻,每走一步都为他们在这个冬天多一分温暖。”

队友的鸡汤一喷,D的脚步就快起来。

4

一路上,后援团给我们提供了暖心的自嗨锅、香蕉、巧克力、饮料等各种私补。神路停车场补给点,我们自嗨锅吃得正嗨,一名队员兴冲冲跑过来,你们的补给在哪儿领的?

忘不了从卧虎山上下来,槐槐走一公里前往迎接,陪我们默默行走。

忘不了天黑走到定陵停车场,濒临崩溃,看到云开坚定的身影,在黑暗中,就像一盏明灯。

换完鞋,D满血复活,说要给后援团打100分,后来,最长的11公里路段,翻越大峪山从昭陵到定陵,濒临崩溃。我们期盼后援团,望眼欲穿。

我们无数次希望,在转角的路口,就能看到后援团熟悉而又温馨的身影。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以失望告终,我们望穿秋水,每次见到的都是——别人家的后援团。烧烤大餐私补,后援车一路跟随,啦啦队喊着加油,又是唱歌跳舞又是撒狗粮。。。

强烈的对比给运动员带来巨大的心理落差(他们只能靠在第一个补给点多拿的两个士力架续命),无论生理和心理都带来极大伤害。

D对后援团由爱生恨,直接给后援团打了不及格的59分。

后来,由于打分的时候还穿着后援团团长的运动鞋,所以又多给了一分的小费,勉强及格。

后援团表示吸取经验教训,加以改善,明年做得更好。

晚上6点37分,天已经黑透,新义互联一行四人终于到达终点。从当天早上8点半开始,已经连续行走超过10个小时。

从长城到十三陵,38.3公里,每一步都不容易;无论运动员还是后勤团,新义的团队都很棒。

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能走多远?

发表评论